闲花落地听无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4 17:50
  • 人已阅读

有如许一个节令。 人们赋与它伤感。怀想。寥寂。悲沧。 有如许一棵物种。 人们赋与它欢跃。艳丽。高贵。热忱。 在如许一个节令。 它将它的热忱毫无保存的消融在它的伤感里,而它的伤感不由被衬着成一片秋的颜色。 在如许一个节令里。 太阳有些赖床,温度也有点下降,绵绵的秋雨经常光顾。漫漫穷冬前的长久 短少芳香,诠释在枫叶红色的和顺里。像是不经意间割破了手指,流淌出浓郁的妖冶。 感叹“金风抽丰秋雨愁煞人”的无法,说不完,道不尽的,是“悲”。 而这个由“感”而“悲”的节令,也是夏日后独一的一丝清新宁静。 由于下过雨,这天的气温轻轻有些闷热,耳边是树叶下跌的‘簌簌’声,金桂的芳香同化着土壤创新的味儿飘进每个人的鼻腔里。天空中的太阳也若隐若现,时而烦躁,时而闷热,时而酣畅 疏忽,时而凉爽。所以路边的行人罗唆停下脚步,依托在枫树凹凸不平的枝干上,享受着枫叶摩擦出的‘瑟瑟’声,抚平着内心的波纹。 耳机里的音乐悠悠唱来,“如何心事中虚化,…···能有多少泪珠儿,怎经的秋流到冬尽,春流到夏。”带点古典象征,带点哀怨嗔娇,那么一点认命,一点心伤,一点无法,一点期望,一点难过,一点惋惜…···淡淡难过,丝丝坏绕…···